莆田系医院什么意思?莆田系与魏则西之死有何关系

社会

 | 
www.ikandian.com  2016-05-04 00:06
责编:梅西

近日一则“向百度开战”的传闻,让风口浪尖上的莆田系医疗商成为众人关注的焦点。

网上传闻,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发出通知,称“网络竞价规则导致医疗机构沦为为互联网打工,严重影响医疗机构的成长,其号召全体乡亲停止对百度的有偿网络推广活动。

百度官方对莆田系医疗商的态度也非常强硬,明确表示不会动摇“高门槛、严审核”决心,并会加大整治以莆田系为代表的违规医疗推广。”

为何莆田系医疗商敢于公开叫板百度,百度又为何态度如此强硬回击?这一切的背后是,莆田系医疗商占据中国民营医院的80%份额,2014年给百度贡献的收入超过100亿元。

当然,莆田系医疗有很多不正规,甚至坑害患者的行为,导致百度经常遭遇外界抨击,尤其360董事长周鸿祎(微博)多次攻击百度CEO李彦宏赚“黑心钱”,强调360搜索不做医疗广告。

百度也宣称,2014年累计拒绝违规医疗机构客户超1.3万家,6成以上是莆田系医院。

实际上,这并非是莆田系医院第一次走上风口浪尖,2014年7月,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就在微博炮轰莆田系医院,事件导火索是新东方一位教师进入云南玛莉亚医院分娩死亡。

何为莆田系医疗商

福建莆田,对大多数人来说很陌生,但仁爱医院、玛丽女子医院等名字,几乎每个中国人都似曾相识。即使所在的城市没有这些医院,也会从各省的卫视广告中听说过这些名字。

这些医院绝大部分都是莆田人开设。莆田人从“老军医、一针见效”的性病游医起家,逐渐在全国各地开设医院。这些医院大部分是男科、妇科、不孕不育、整形等专科民营医院。

上世纪末,中国医院领域掀起一轮“院中院”的风潮,今天我们熟知的很多民营专科医院,如爱尔眼科,最初就是以这种院中院的形式存在。“院中院”,即医院科室承包。

当时国家对公立医院投入逐年减少,医院会将不赚钱的科室外包。莆田系游医通过“老中医、包治淋病”等贴小广告的方式,挖到第一桶金之后,登堂入室,成为正规医院的“医生”。

2000年前后,院中院的混乱引起卫生部重视,大量院中院被取消。而此时的莆田系积累的大量的资金,就开始寻求“蛇吞象”:由承包一个科室转为承包整个医院。

莆田系也自建大量的医院,由于它们“与生俱来”的优势,这些新建的民营医院专注于妇科、男科领域,初期经营极不正规,仍保持当年“老军医”的风格。

这些专科医院体会到公立医院在服务质量和细节上不足,瞄准公立医院弱项,弥补自身治疗能力不足的短板。专业人士称,识别莆田系医院最好办法,是看这家医院是否大量做广告。

台州博爱医院院长孙捷曾对南方周末揭示莆田系医院的敛财之路,概括为三步:

第一步,租医院房子和设备,医生是临时聘用,这部分成本很低。

第二步,大量做广告,造一些假信息,如把主治医师说成是北京什么大医院的教授、专家等,他们看的病,基本上是不孕不育、性病、皮肤病等。这也使得莆田系医院广告成本很高。

莆田系还在向医疗产业的上游发展,通过生产医药、医疗仪器等,并多在莆田系医院内部销售,以远高于市场均价的价格销售给患者,达到谋取暴利的目的。

第三步,如果医院牌子做响,就立住脚扩大经营,如果办砸了,就再换个地方做。

由于在医疗安全问题中,医生临场处理能力的不足和条件的限制导致医疗事故频发。

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就曾在微博指出,莆田系医院医疗事故常年爆发,口碑极差,主要依靠临时外聘其他公立医院医生走穴为主。俞敏洪呼吁广大网民“千万别去这种医院”。

莆田系起步于街头卖艺

统计网上很多医疗广告,美莱整形整容、曙光男科、和美妇儿、天伦不孕不育、远大心胸……这一连串被广告“炒”熟的医院背后站着同一批老板:莆田系,很多人甚至来自同一小镇。

如今很多莆田系老板已化身为亿万富翁,主要有四大家族:陈、詹、林、黄。他们的产业遍布全国各地,他们的关注领域也逐渐由男科妇科扩展到产科、心脑血管、口腔等专业领域。

当初陈家带8个徒弟出去,除侄子詹国团,还有陈的邻居陈金秀、镇党委书记的儿子林志忠——加“徒弟的徒弟”黄德峰,这也是著名的莆系富豪“四大家族”由来。

曾有专人统计,国内几乎所有的“玛丽医院”“玛利亚妇产医院”大部分被詹氏家族所控制。

以“华夏”、“华康”、“华东”等名称开头的医院基本上被陈氏家族所控制。

以“博爱”、“仁爱”、“曙光”为名称的医院大部分被林氏家族所控制。

黄氏家族掌控着北京较为知名的有天伦不孕不育医院和玛丽妇婴医院。

这些亿万级“大佬”曾经却是街头卖艺的人,依靠1毛钱成本的偏方起家。莆田系老板虽然控制全国80%民营医院,却始终隐身幕后,旗下医院名字也是五花八门看起来毫无联系。

曾有人统计,直至今日,莆系医院中最常见仍是男科、妇科、不孕不育。也发展出了整形美容、牙科、眼科和高端产科等更多科目。这些专科共同点是:低风险、高利润、非医保。

曾经有莆田当地人向南方周末讲出其中缘由:“因为性病这东西不敢声张,不好意思在公立医院实名登记,而且哪怕治坏了,也认个倒霉,不会跟别人说,所以他们能从里面发财”。

这也导致莆田系声名狼藉。而多年来,莆田系与多年来游走在政策边缘,习惯了小心翼翼,躲藏在背后,通常以“集团”的方式建立或购买医院,聘请医生和院长,自己完全隐身。

有人曾在微博吐槽民营医院怪像:“在国内,真正诡异的地方在于,执业医生想要自己开个诊所都很不容易,而莆田系不靠谱的民营医院倒是开得遍地都是。”

恶果是,靠谱的医生很难走出公立医院,即便走出公立医院很难开成靠谱医院。而莆田系这样一批敢于打政策擦边球的民营企业快速成长,也吞噬靠谱民营医疗机构快速成长可能。

严重依赖搜索引擎推广

国家卫计委网站显示,截至2014年7月,全国民营医院11830家,从事医疗产业莆田人6万人,兴办的民营医院8000多家。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旗下会员单位达到数千家。

多年来,不少“莆田系”医院形成为扩大知名度,过度依赖搜索引擎的模式。普遍来说,广告投入的60%投给搜索引擎,有医院在搜索引擎上的推广费用占到营业额的70%、80%。

特别是在北京、上海等竞争激烈的城市。有医院一年收入1.2亿元,有1亿元投给搜索引擎。

为何“莆田系”如此依赖搜索引擎?其原因在于,在数量上公立医院与民营医院虽然基本持平,但在诊疗人数和资产总量上却呈现出9∶1的巨大差异。

且相比公立医院,民营医院诊疗人次数仅占9%,资产仅占总量的7%。大多数民众迄今对民营医院依然深深不信任的原因,很多人曾上当受骗,另医疗保险可能也未涵盖民营医院。

曾有人统计,“莆田系”医院一年投在网络搜索引擎的广告投放规模或达200亿元,其中70%可能都投给了百度。医疗事故及民众受骗的经历也让百度挨骂:昧着良心赚黑心钱。

曾经,尽管挨骂也遭遇360搜索持续攻击,百度与“莆田系”也有过很长时间的蜜月期。“莆田系”每次投放广告,百度还能给予40%的返点,彼此互惠互利,倒也相安无事。

不过,随着百度生态体系的完善,来自其他收入的持续增长,医疗广告这块的占比相对下降。加之国家对医疗机构监管更严,百度也不愿长期背负骂名,彼此关系也越来越远。

对于严重依靠广告来打市场的“莆田系”民营医院来说,生存的空间也开始变小。那么,“莆田系”真敢断绝与百度联系吗,未来又会走向何方?而百度又能否断腕成功?这些都值得大家期待。

莆田系与魏则西之死有何关系?

随着大学生魏则西的逝去,百度的医疗广告再次被大众口诛笔伐。继年初的百度贴吧事件后,这次出事牵扯到的幕后竟然又是莆田系!

《一个死在百度和部队医院之手的年轻人》文中揭露出收治魏则西的武警二院的生物治疗科就是被莆田系的医药诈骗团伙“承包”了。

此次事件的涉事公司柯莱逊背后老板正是莆田人士陈新贤和陈新喜兄弟。莆田人士陈新贤的康新公司通过承包科室等方式,管理多家公立医院肿瘤科室,从事医院和科室官网建设和维护、百度竞价、在线咨询导医,甚至直接参与临床治疗;陈新贤与其弟陈新喜的柯莱逊生物公司为这些肿瘤科室提供技术服务。

莆田系口碑差 俞敏洪曾公开指责

所谓民营医院的莆田系信息再被曝出。公开信息显示,莆田系是莆田人所辖医院集合的简称,莆田人在全国各地开设私立医院,并逐步抱团形成一定的组织规模。这些医院大部分是男科、妇科、不孕不育、整形等专科民营医院。在国家对公立医院投入逐年减少,医院将不赚钱的科室外包的时候,莆田游医借机登堂入室,成为正规医院的“医生”。2014年6月28日,莆田系成立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

国家卫计委网站显示,截至2014年7月,全国民营医院11830家,从事医疗产业莆田人6万人,兴办的民营医院8000多家。莆田(中国)健康产业总会旗下会员单位达到数千家。

据了解,“陈、詹、林、黄”四姓代表莆田系“四大家族”,控制全国80%民营医院。莆田系有30多年历史,这些亿万级“大佬”曾经却是街头卖艺的人,依靠1毛钱成本的偏方起家。

2003年莆田系开始转向百度竞价排名,发展迅速。其涉足的医疗机构有相当一部分分布在特大城市或省会城市。

莆田系屡被曝出医疗事故,其医疗中不正规,甚至坑害患者的行为屡遭诟病。百度曾宣称,2014年累计拒绝违规医疗机构客户超1.3万家,6成以上是莆田系医院。新东方董事长俞敏洪就曾在微博指出,莆田系医院医疗事故常年爆发,口碑极差,主要依靠临时外聘其他公立医院医生走穴为主。俞敏洪呼吁广大网民“千万别去这种医院”。

百度和莆田曾翻脸闹“分手”

2015年4月,莆田系与百度公司“分手”事件闹得沸沸扬扬。4月4日,莆田系健康行业总会宣布全体会员单位在4月5日零时起全面停止与百度在竞价推广上的合作。

但就在“合作叫停”的第三天,网上就爆出莆田系内部出现分化,很多医院不愿停投带来巨大收益的百度推广。

2015年4月7日中午开始,部分民营医院收到来自“莆田产业健康维护组”、“总会巡查办”等人士的威胁,要求该医院负责人立即“停止竞价,否则后果自负”;其中“我们是莆田大军,点爆你,信不?”、“五分钟后发动攻击”等话语,态度极为傲慢、强硬;此外,有微博博主还爆出莆田系部分机构的“行动指南”,包括“人肉、跟踪、殴打相关人员”、“打砸医院门诊室”等系列手段,无不让人侧目。据网民爆料称,如果医疗机构继续与百度公司进行合作,便会动用“力量”来点击该医疗机构的推广链接,直至把推广费用消耗殆尽。

莆田系总会再次“复制”恶意点击的违法行为,对继续与百度公司合作的医疗机构进行施压和恐吓,甚至不区分该公司是否属于莆田系,态度十分嚣张。通过“恶意点击”的方式来对其他民营医院施压,已属违法行为。

针对“莆田大军”的恶意点击、威胁客户等行为,百度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

4月7日晚间,百度发布严正声明称目前已向公安机关正式报案,并配合公安机关调查取证;同时将从技术上屏蔽恶意点击行为,保障客户利益,并表示“绝不会向虚假医疗机构做任何妥协,将坚决与这种黑社会的行径作斗争”。

早在3月26日因加紧清理违规医疗广告引发莆田系抵制声明在网上流传时,百度即明确指出不会动摇“高门槛、严审核”的决心;随后百度更再次声明“不会因为‘问题医院’的抱团抵制而放宽要求”;而在此次莆田系发动了恶意点击、人身威胁等手段对百度推广客户正常经营活动进行干扰后,百度也首次诉诸法律机关。

今年年初,百度被曝卖血友病吧,买方被指与莆田系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百度回应称,百度贴吧所有病种类吧全面停止商业合作,只对权威公益组织开放。

百度和莆田系:难舍难分的利益共同体

多年来,不少“莆田系”医院形成为扩大知名度,靠的就是搜索引擎的模式。普遍来说,广告投入的60%投给搜索引擎,有医院在搜索引擎上的推广费用占到营业额的70%、80%。有医院一年收入1.2亿元,有1亿元投给搜索引擎。

莆田市委书记梁建勇曾公开表示,百度2013年的广告总量是260亿元,莆田的民营医院在百度上就做了120亿元的广告。统计数据显示,“莆田系”医院一年投在网络搜索引擎的广告投放规模或达200亿元,其中70%可能都投给了百度。

为何“莆田系”如此依赖搜索引擎?有媒体报道称,诊疗人数和资产总量上却呈现出9∶1的巨大差异是主要原因。相比公立医院,民营医院诊疗人次数仅占9%,资产仅占总量的7%。大多数民众迄今对民营医院依然深深不信任的原因,很多人曾上当受骗,另医疗保险可能也未涵盖民营医院。

莆田系“带头大哥”詹国团曾在公开采访时表示,“真正我们赚钱还得靠广告。莆田医疗能活到今天,更多的还是靠商业炒作,靠媒体。因此媒体也可爱又可恨,因为好的也是媒体说的,不好也是媒体说的。”

虽然,早在2011年莆田系就曾对外控诉百度的天价广告费,当时曾举例称一个“最好男科医院”的单次点击价格是600元。如今几年过去,同样关键词的点击价格已经炒到999元。莆田系方面表示,这样的价格有违市场公平。

医疗事故及民众受骗的经历也让百度长期背负骂名。随着百度业务的不断扩展,医疗广告的占比相对下降,加之国家对医疗机构监管更严,百度也决心提高门槛,将那些最差的医疗服务机构剔除出去。

但现实是,百度和莆田系早已成为了顽固利益共同体。根据百度2015年第三季度财报,该季度总营收为人民币183.83亿元(约合28.92亿美元),其中有176.80亿元来自网络营销的营收,占总营收的96%,是百度收入的主要来源。接近百度的人士也透露,每年动辄几十万甚至上千万广告的民营医院是百度的大中型客户。失去莆田系这个大客户,对于百度来说无异于“割肉”。

2015年底,在双方经历了半年冷战后,百度与莆田系再次一拍即合。有媒体报道,2015年底,百度贴吧中病种类贴吧终于被莆田系快速覆盖。有的出现“名医坐诊”,有的出现大量医院及广告平台链接,有的直接出现售药信息。

“百度贴吧比起搜索引擎还是差了很多,点击量和关注度是差一些的,但百度贴吧非常精准,都是目标客户群,这是非常好的。“莆田系商人称,在经历了数年,百度搜索引擎动辄上百万的报价压力之后,“百度贴吧的报价是可以接受的。”

 

声明:《莆田系医院什么意思?莆田系与魏则西之死有何关系 》文章由看点网(www.ikandian.com)网友提供,版权归属原作者本人,转载清著名出处。 本网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的目的,其中文字和图片等仅供参考,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明其属实。

Copyright © 2011-2015    版权所有:看点网    ICP备案号:沪ICP备15047719号-3